min

【同乡三人组】风言

残雪落夜:

食用说明:


1.这是一篇以阿尼为中心的文章


2.参考现代paro设定


3.精神病表现注意


4.意味相当不明注意








你……有仔细听过风吹过耳边所发出的声音吗?


我一直知道,它们是会说话的。它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真诚的伙伴,在一段时间内也曾是我唯一的伙伴。它们从不会欺骗,甚至会将它们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。


只可惜不知从何时开始,它们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,无处寻踪。


 


“我从布朗太太口中听说,你的邻居利昂纳德家的女儿最近好像不大正常……”


“你是说阿尼吗?的确,自从那个孩子的父亲过世之后,她就常常一个人待在屋子里自言自语,看上去真是怪可怕的。”


“真是可怜的孩子……”


“那个孩子继承了她母亲的漂亮容貌,虽然不与人亲近,但本来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,只可惜啊……”


“啊!那个孩子正趴在窗户上看我们呢!她的眼睛看上去真吓人!”


“只可惜她这里有问题啦,这让那个可怜的孩子也变得可怕起来了。亲爱的,我们该走了,这样的视线真让人不舒服。”


楼下不断交谈的两人在这样视线的注视下,终于决定离开这个地方。其中一人以这句话作为结尾,她指了指自己的头来代指话语里的意思,叹息道。


 


那两个人离开了。


阿尼·利昂纳德——那个漂亮的孩子——微微地眯起眼睛,直到青色的眼瞳再也看不见那两个长舌妇为止,才将深紫色的窗帘合拢,小小的身子从橱柜上滑落下去。她坐在地上,并没有要再次站起来的想法。


她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走出屋子了,也从不和那些走进屋子里来的人交谈——那些人眼睛里充满令她害怕的情绪。他们看她,就像在看一个坏掉的洋娃娃,无比惋惜,无比冷淡。


她也曾想要走出去,但每当看到那些人的眼神,她便退缩了。


然而就算她看不清那些人的眼神,也总能感觉到那些人身上所散发的恶意。


【那两个人在说你的坏话,不要去听,阿尼。】


就像这样,当她想下楼和那两个看上去很和蔼的太太谈话,耳边就出现这样的声音,于是她就变得理智了。没错,仔细观察的话,会发现那两个人冲自己家的方向指指点点,会发现她们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那种令人厌恶的怜惜。


“它们”是对的,“它们”总是对的,她不能出去,否则一定又要被那样对待了。


她只有“它们”了,只有“它们”始终忠诚于她,只有“它们”始终陪伴着她。


【你又沉默了,是感觉孤单了吗?没关系的,让“我们”来给你讲个故事吧——像以前一样。】


阿尼点了点头,她打开了窗户——这会让“它们”的声音变得更清晰一些——然后闭上了眼睛,安静得像个真正的娃娃。


【从前……】


房间里安安静静,只有风从窗外卷入房间时所发出的“呼呼”声,漂亮的金发女孩靠在橱柜旁,她闭着眼,睡着了似的。


 


“……放心好了,就这么一会儿,不会有人发现的。”


【有人过来了。】


“但是这样……真的好吗?这里应该还有人住才对啊。”


【是两个小孩子。】


“我已经几个月没看到这里有灯亮起来了,说不定之前的人家搬都走了吧……妈妈不肯告诉我这里的事情,我猜一定有鬼!这不正好吗,敢从鬼屋里出来,我们可都是英雄了!”


【去和他们玩玩吧,只是两个没有恶意的小孩子。】


 


“看吧,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呢。”


莱纳·布朗正站在楼梯口得意洋洋地向自己的同伴炫耀——他们是从花园的烂篱笆爬进来的,正如他所说,这个房子看上去已经没有人住了,甚至连门锁也没有,他们就这么轻松的推开门走了进来。


“只是一所普通的房子而已啊……我们快点走吧,要是让家长们发现我们在这里的话……”


跟在他身后的贝特霍尔德·胡佛胆怯地缩了缩脖子,拉住莱纳的胳膊想让他改变主意——因为莱纳看上去正打算到楼上去“探索”一番。


“真是的,我可都和大家说了,要在这个房子里探险的!怎么能这么快就出去啊?”


“吱呀——”


就在莱纳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说这话的时候,楼梯尽头正对着的那扇门突然被从里面推了开来!


“妈啊!!!”


就这样,刚才还一直说要在这个屋子里探险的莱纳,一个趔趄跌倒在了地上。


门被推开了,不光是跌倒在地的莱纳还是不知所措的贝特霍尔德,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那个漂亮的女孩子。


“你们在我家做什么。”


女孩轻轻开口,声音是同龄人少有甚至没有的平淡——那个声音太冷了,听的两个孩子直打冷战。


“啊……原来还有活人住在这里啊……”


于是莱纳嘴一哆嗦,说出了这句话。


 


【要好好的玩哦,阿尼。】


 


从那之后,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吧?


那些温柔的,可靠的,忠诚的声音,从那天之后就从她的世界里溜走了。


她一度感到迷茫,有种自己什么都没有了的感觉。父亲、母亲,甚至是那些曾形影不离,比朋友还要亲密的声音,都退出了她的生活,现在她还拥有什么呢?关于这个她也是有迷茫过的。


“阿尼,在想什么呢?”


“不,没什么。”


高个子的黑发青年有些担心的看着正在发愣的她,直到得到回答之后才回过头去和金发青年继续讨论着些什么。


【要好好的玩哦,阿尼。】


她又想起了“它们”的最后一句话,然后叹了口气,走上前去加入到两个人的讨论之中去了。


“阿尼刚才在做什么?”


问题讨论结束之后,莱纳突然问了这么一句。


“我在听……风的声音。”


没想到莱纳会问自己这个问题,阿尼下意识地说道。


莱纳和贝特霍尔德互相看了一眼,前者耸了耸肩,两人也并未在意。


随着讨论的结束,房间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。只有微风透过未关紧的窗户闯了进来,发出“呼呼”的声音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




后记:


概括一下这个意味不明的故事的话……大概是:阿尼因为父亲去世,收到了惊吓,渐渐产生了风会说话的幻觉,那些风“告诉”阿尼外面的人不怀好意,其实是阿尼自己不相信那些人,不想被人怜悯


后来莱纳和贝特霍尔德闯入了她的生活,因为是孩子,也没有用怜悯的眼神看阿尼,所以她就渐渐的敞开心扉,也就是渐渐恢复正常了,所以就听不到风的声音了


就是这样无聊的故事╮(╯▽╰)╭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慧慧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min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1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Air_PO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``````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fafa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G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尛燕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miga,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Liberty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